北京时间19日消息,据CNNMoney报道,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,美国近3900万户家庭的住房负担过重。

  专家通常建议,房租或月供应控制在月收入的30%左右,超过这一比例就算负担过重。但美国上千万家庭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。

  2015年,美国三分之一家庭“负担过重”,意味着他们每月收入的30%以上被用于住房开支。其中,近1900万家庭月收入的50%以上用于住房费用。

  当人们在住房上的支出增多时,必然会牺牲其他领域的支出,包括食物、医疗护理和交通运输。

  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高级研究员Jennifer Molinsky表示:“这取决于家庭类型:有孩子的家庭……他们会大幅减少食品上的支出。而老年人会更多削减医疗护理方面的支出。”

  在2015年,有2500万的儿童生活在住房支出负担重的家庭中。低收入家庭且有孩子的家庭要将一半以上的薪水用在住房支出上,而他们通常会牺牲在食物上的支出。他们在食物上的支出每月少于300美元,而没有负担的家庭在食物上的支出每月在500美元左右。

  低收入家庭还会牺牲住房的品质,包括居住的地点和房屋结构。在2007年,房价曾经悬崖式下跌,但是近年来房价不断飙升,去年已超过衰退前的高峰。这吓退了很多有意购房者,迫使他们继续租房。对出租房屋的需求上升,从而进一步推高了房租。

  结果是,美国超过1100万租房家庭将月收入的一半以上用来支付房租,较2001年增加370万。